卓别林,宋人的高端晚宴吃什么?,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免费阅读

[宋]赵佶《文会图》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宋徽宗赵佶笔下的《文会图》中,一桌摆设精美的器物:簇饤看盘、瓶花、果子碟、酒壶、酒盏,全方位展现了一场上流社会的高档宴会。

缜密所写的《武林旧事》说到,南宋清河郡王张俊在府第奉宴高宗赵构,其餐桌预备了近一百五十道食物,并罗列了菜肴称号,可见宋朝不只是一个商品经济、文化教育、科学立异高度昌盛的年代,也是一个发明美食的朝代。

集四海之珍惜,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花光满路,何限春游。箫鼓喧空,几家夜宴。

在皇室的餐桌上,呈现频率最高的肉类肯定是羊肉。原因很简单,开国初期就立下一条“御厨止用羊肉”的宫殿规则,何况它吃起来脂肥肉嫩属上乘食材。

据切当计算,在北宋神宗的某一年,羊肉的消耗量为四十三万四千四百六十三斤四两(每天逾千斤,出自清·徐松的《宋会要辑稿·方域四》),尚不包含小羊在内,已远超视为布衣肉食的猪肉。

[宋]陈居中 《四羊图》

鸡在禽肉中的位置要次于羊肉,据《梦梁录》《西湖白叟繁胜录》等文献记载,菜肴有麻饮小鸡头、汁小鸡、焙鸡、煎小鸡、豉汁鸡、炒鸡、白炸鸡等三十多种。

除此之外,鸭鹅、鹌鹑、鸠、兔、麂子也在御膳石材名单中,连非主流的田鸡、蛇、鲇鱼也在列。

[宋]佚名《子母鸡图》

而且,皇帝不只吃御厨精心烹饪的膳食,快乐的时分,也会派人到街头食肆打包外卖——李婆婆的杂菜羹、贺四的酪面、脏三的猪胰胡饼、戈家的甜食……

[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部分)

高标准的皇家酒宴,更是要遵从一套固定的程序。

要有看盘——陈设在餐桌上的装饰物,用于看而非吃,营建一种视觉上的丰富感。比方一碟环饼、油饼、枣塔、捆成小束的猪羊鸡鹅兔肉,或者是由榠楂、橙子堆叠的高盆。

要有果子——相当于餐前小菜,开胃,也能略微缓解饥饿。

[北宋]赵佶《文会图》(部分)见餐桌食盘

“美酒加下酒菜”则撑起整个宴会的高潮——与随意碰杯不同,御酒得按流程来一盏一盏地喝,每碰杯喝一盏,桌上需调配不同的下酒小菜,待下一盏开端前,轮换新的下酒菜。

《武林旧事》卷九说到了一场南宋高宗参加的奢华饮宴,局面之大,菜肴也愈加精密,从其菜单中就可感受到精美的南边风情:

下酒十五盏:

榜首盏 花炊鹌子 荔枝白腰子

第二盏:妳房签、三脆羹。

第三盏:羊舌签、萌发肚胘。

第四盏:肫掌签、鹌子羹。

第五盏:肚胘脍、鸳鸯煠肚。

第六盏:沙鱼脍、炸沙鱼衬汤。

第七盏: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

第八盏:螃蟹酿橙、妳房玉蕊羹。

第九盏:鲜虾蹄子脍、南炒鳝。

第十盏:洗手蟹、鯚鱼假蛤蜊。

第十一盏:五珍脍、螃蟹清羹。

第十二盏: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瑶。

第十三盏:虾橙脍、虾鱼汤齑。

第十四盏:水母脍、二色茧儿羹。

第十五盏:蛤蜊生、血粉羹。

当然,下酒的盏数并非原封不动,按标准的凹凸而酌情增减,比方说宋理宗的生日宴就总共行了四十三盏之多。而且在每盏之间会交叉一些助兴节目,琵琶、萧、笛、琴等轮流上场,并有木偶戏、杂耍之类的精彩演出。

南宋 · 佚名《歌乐图》

“饮食衍衍,燔炙芬芬”“有美皆备,无丽不臻”可见宋朝时期人们关于美食的寻求已达到了极致。

《宋宴》蟹酿橙菜肴复原(图源于网络)

不行怀疑,宋朝的确是一个上承千年饮食之美,下启中华八大菜系之端的朝代。在刻板的礼仪下不只留下贩子饮食广告的谐趣更有留下菜谱洛阳纸贵的传奇。

两宋的饮食文化,犹如宋代盛行的斗茶游戏,时而正经于庙堂,时而传递在贩夫走卒手中,在亦雅亦俗间让人耐人寻味。

· END ·